首页 > 其他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1215 现实篇:倒爷纪纪实录(五)

1215 现实篇:倒爷纪纪实录(五)

    。

    当顾峥将最后十个箱子抗在背上,打算留下几个箱子给剩下的工友们背,免得他们白跑一趟的时候……

    ‘咣当’

    一声巨响,就从他刚刚离开的集装箱中响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转头的顾峥,就看到了他身后两个原本摆放的整整齐齐,绝对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的木质箱子,竟是摔成了粉碎。

    那些经历了长途跋涉,海上的风浪,都无法碰撞出裂痕的木质箱子,此时却是连上边的盖子都被掀了开来。

    放置在稻草与塑料泡沫混合在一起的填充物内的,是一块又一块黑漆漆的电子手表。

    表盘很大,怕是拴上一根绳,就可以当成挂在脖子上的计时器使用了。

    可是就是这种手表,却是现如今这个世界里最为流行的款式。

    属于一出现在百货大楼当中就会被卖断货的爆款。

    而这种将近一个工人小半个月工资的塑料手表,现如今却像是无人问津的垃圾一般,散落在了集装箱的角落,让见到于此的顾峥,脚下的步伐就不由的更慢上了几分。

    “哎呀……”

    一道声音从箱子的旁边响了起来。

    是负责盘点这艘货轮物品的远航船只上的船员以及港口码头的对接人员。

    他们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同样的一种表情,一种诡异且虚假的担忧。

    但是他们的眼神中闪烁的却是兴奋与贪婪的光芒。

    在掩耳盗铃一般的夸张对话里,顾峥立马就明白了这两箱货物到底是如何摔的。

    “运输耗损,电子表两箱。”

    “损耗程度,全损,损耗原因,磕碰至损60%,中途进水40%”

    “所以说……”

    “这两箱电子表,怕是要不得了!”

    在两个人颇有默契的一唱一和之下,这两箱等同于全新完好的电子表,就收入到了这两个人的囊中。

    这其中,有多少层层的分成,顾峥他并不知道,但是通过今天他发现的这个事实,可以得出,这偌大的港口之中,一定存在着这些见不得光的黑货品的集中消散的场所。

    这两人并不避讳他们这些个无关紧要的搬运工的原因,一定是因为这些工人们也知晓这个地点的存在,并认可了港口中的这种潜规则,说不定,还是这种现象的最终受益者。

    所以,现在的他要做的不是放下手头的货物,义正言辞的去谴责这两个人的行为,从而以卵击石的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丢掉。

    而是要想办法,从这一隐晦的现象之中,找寻到一条发财的道路。

    安静的顾峥,像是一个最合格的工人一般,又将头给扭了回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事发地点。

    为了提醒其他的工人们不要再触碰到这个雷区,在他返回的路上都会好心的提醒一下一号工棚的工友们不用再去那个集装箱了。

    可能是因为顾峥的识相。

    当他将最后十个箱子入库了之后,那两个已经处理完现。挤馑跋涞男⊥吠访,竟然朝着顾峥的方向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而没多久,被特意嘱咐过的老邢,则是抄着手的从一旁的调控点内跑了出来,略带兴奋的给大家伙带回来了一个特大的喜讯。

    “喂!地下港市,今天晚上开,就在117号废弃集装箱边上。”

    “有什么需要买的就跟我说一嘴,我给你们带,若是有想去长长见识的,我也可以破例带去瞅瞅。”

    说这话的时候,老邢的眼睛是一直瞅着顾峥的。

    这让经历了刚才那一幕的顾峥,立刻秒懂了老邢话语之中的意思。

    这是一号工棚老大对于他的示好,更是刚才那两位小负责人对于他识相的奖励。

    看来,他原先心中的想法终于被确实了。

    那今天晚上这场特殊的市集,他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所以,破给老邢面子的顾峥,还没等秦八一从旁帮衬呢,他就憨厚的笑了:“邢叔,刚来的新人你带不”

    “虽然俺身上的钱不多,但是今天赚的还行的。”

    “今天刚到大城市,啥啥都没制办齐全呢。”

    “我就想着,先去瞅瞅有啥好东西,说不得给山里的乡亲们也捎去一些好的,得用的回去呢。”

    听到顾峥如此说,老邢那是相当的满意。

    他黝黑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对着顾峥就说了一声好。

    在勉力了自己两句了之后,就又屁颠屁颠的跑去给了他这条消息的调控室之中了。

    至于秦八一,则是在老邢人跑远了不久之后,就凑到了顾峥的身旁,略带兴奋的给对方普及了一下何所谓地下港市了。

    这是因为港口的货物的吞吐而延伸出来的内部交换以及购买的集市。

    因为来往的货运的搬运,让他们这些人能够更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些货船之中的货物。

    这就造成了,某些货轮上的半损耗和残次品就有机会流到某些人的手中。

    为了安全,以及整个港口的规矩,他们会先将这些货品拿出来,供给内部的消化,在港口内消化不完了之后,再通过某些渠道销往黑市之中牟利。

    这种现象,从最开始的一点苗头开始,从单一无从内销的货物作为起点,发展成了现在物品丰富,供销成熟的内部市场。

    为港口内的人提供了方便不说,还创造了不少的财富。

    今天晚上老邢跑来特意通知的,就是这样的市场。

    而他要带上顾峥的这一行为,充分的说明了,经着今天的这一搬,他是正式的将顾峥给当成了自己人了。

    这是好事儿啊。

    “一会我跟老邢说一声,晚上我跟你一起去。”

    “我给我大闺女买一个铁皮的铅笔盒,据说大城市的娃娃都兴这个嘞。”

    “你呢,就跟在我后边,看上了啥就跟我说一声,我帮你询价。”

    “唉!”

    顾峥回答的很是干脆,有人带,还有人帮忙帮衬着,何乐而不为呢

    只不过,现在的他,最需要的是基础资金的积累。

    因为,就算是日结了他的工资,到目前为止,他的总资产也只有30.88的总数。

    这点启动资金,还真的无法让顾峥大显身手。

    下定了决心的顾峥,还真的挺拼了。

    因为二次装箱棉麻制品的特殊性,这艘货轮集装箱中的货物就需要计算公斤数了。

    顾峥瞧着眼前山一般的麻袋包中,卷着的一捆捆的棉花,对此表示了深深的理解。

    既然是计算重量的

    那岂不是更占便宜

    于是,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所有人就见识到了……一座山在移动。

    因为体积的缘故,一般的人抗一个棉花卷就已经是极限了,而顾峥他能够运用他强大的平衡能力,像是杂耍人顶盘子一般的头上再多顶上一个,再加上左右肩膀上扶着的两个卷卷,行动起来的他,就像是一个移动的棉花垛,别提多抓人眼球了。

    “这个家伙,真是招对了!”

    “看来这个加急的工,今儿是不用半夜加时加点了。”

    对于一号工棚的给力,货船上的人是真的感激。

    而他们奖励的方式也是十分的简单粗暴,将更多更好的抗包的活计分给一号工棚中的工人,这就是对这些工人们的最好的奖励。

    再次上船的棉花产品,虽然看起来要比电子产品的体积多上许多。

    但实际上,它们只是看着膨胀罢了,真正的件儿数并未曾有想象中的多。

    顾峥只做到了其他工友的三倍的数量,而得到的奖金,也只有可怜的三块五毛钱罢了。

    但是就他的这个战绩,随便拿出来一条,扔在旁的工人的身上,那都是难以想象的。

    只不过一个下午,两个活计的工夫,顾峥的名声就响彻了整个南城港口的卸货工人的内部。

    他不但破了搬运工日奖金最高的记录,还创下了单次活计完成数额最大的记录。

    一下子就成为了搬运工之中的传奇。

    等到折腾完这一单特别耗时又数量庞大的单子了之后,转眼就到了散伙的晚饭时间。

    可等到顾峥挂着一头汗水,跟同样臭烘烘的一行人赶到食堂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一号工棚当中的这些工人们对待他就更加热情了几分。

    对于有本事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

    而这些看似淳朴的工人们也存在着属于自己的小心思。

    在这个汹涌而上的浪潮之中,只有跑不尽的船,搬不完的货,干不完工,却没有听说被抢光的活。

    若是他们能够搭上顾峥这样的非一般的劳力,不旁的,单说那种依照人头搬运的小活,自己就能占上不少的便宜。

    更何况,这个沉默的工人看起来是个急需要钱的人。

    只要自己找到了合适的活计,他想必也不会去计较同他一起的那些人是干多还是干少了。

    至于早已经形成了自己势力的工头,如同老邢或是金哥这般的人物,那更是需要跟顾峥交好两分,这年头想要让自己的工队挂上几个更赚钱的活计,没有两把刷子,做不了急切的单子,那些船只的负责人可没有那么容易买账的。

    这些条件综合到了一起,就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

    ‘噹’

    当一瓶印刷极其粗糙的高粱白酒被墩在顾峥的面前的时候,老邢头和金才水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他吃饭的那张桌子的对面。两个分属一二号工棚的工头,脸上的表情并不算太好,在利益有所纠葛的时候,勉强能够维持一个面子情罢了。

    但是现如今,可是事关他们事业的崛起与否,在这一时刻里,那微薄的情谊,尽可以忽略不计了。

    所以,当这瓶老邢买来的高度高粱酒被打了开来,那金才水特意从港口外购入的散装花生米被摊开之时,顾峥就就要面临一个极为艰难的选择。

    “所以,顾峥,你是怎么想的,是跟我老邢还是调剂到二号棚”

    这两个工头横刀立马的将条件给摆了出来,谁成想却看到了顾峥脸上露出来的为难之色。

    这个看起来比所有人条件都差,更是应该啥见识都不曾有的男人,却说出了让两位工头都吃惊的大胆之语。

    顾峥是这么说的:“邢叔,金哥,其实这个搬运工我只打算做一个短期的。”

    “我家里的情况有些特殊,我出来赚钱是不假,却不像是大家这样,一个月赚上几十块钱的就满足了。”

    “我。且谧疃痰氖奔淠,赚出更多的钱,数量更是越多越好。”

    “我是想要在短期内赚出足够的启动资金,然后迅速的转行,去做现如今最赚钱的活计。”

    “所以,邢叔,金哥,你们两个能不能帮帮我,我想要多扛活,在这一个月里尽量的赚出更多的启动资金。”

    “五百不嫌少,一千不嫌多。”

    “多重的活我都能抗,多急的活我都能接。所以,二位哥哥,你们为了一个干不久的人翻脸的确是不值当的。”

    “你们二位。共蝗缃揖偷背梢桓鐾婷拐サ睦鲜等,趁着这个月的功夫,多接一些高价钱的活。”

    “把你们手头的队伍给带出名声来,才是最有利的选择啊。”

    听完这番话,老邢头和金才水是面面相觑。

    他们从未曾想过一个山沟沟中的人会有如此大的野心。

    在这个开个黑市还需要偷偷摸摸的年代中,像是他们这种走出来的人已经是相当的大胆之人了。

    此时,在他们这群颇为胆大的人当中,却是出现了一个巨胆侠一般的人物。

    又如何不让他们震惊了。

    可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无论真假,都不好再争下去了。

    对于金才水来说,这个人他是绝对挖不走了,可对于老邢头而言却是天大的好事。

    无论顾峥去留如何,他总归是不会离开一号工棚的。

    于是满意了的老邢头咧开大嘴奋力的拍了拍顾峥的肩膀,在对金才水送去了一个得意的眼神之后,就说出了让顾峥他是下来的承诺。

    “顾兄弟,这你放心,俺们这些人最是团结不过了!”

    “平常那些加急的活,没有几个人愿意干!兄弟你若是能够接下来,我们是求之不得的。”

    “来来来,不要多说,咱们喝口酒,晚上还有正事儿要办呢。”

    说完,老邢头也不管金才水满脸的愤懑之色,反倒是滋溜一口小酒,就将这辣嗓子的高粱白给闷进了口中。

    那种软绵绵的白酒又贵又没有味道,就这种辣的人睁不开眼睛的白酒,才真够的上味道啊。

    ……

    从善如流的顾峥跟着也来了一口,在酒足饭饱之后,就带着微醺的状态,跟在了一脸担心的秦八一的身后,来到了让他好奇不已又神秘无比的底下港市的现场。

    这是一处废弃的集装箱改造出来的隐蔽又阴暗的角落。

    那些报废或是做旧的集装箱亦或是设备,在未曾拉走处理之时,都会安置在港口码头的最尽头的角落。

    因为地处偏僻,附近又没有多少的有效照明,前方更是一处封闭的死路,故而很少有人会行走到这个地方。

    就因为这种地势特点,反而滋生出了一个特别奇异的市场。

    这个卖东西的人偷偷摸摸,买东西的人也偷偷摸摸的市。驮谇娜晃奚洹帕。

    凭借着今天晚上还算是明亮的月光,以及相隔好几十米远外的灯光的照耀,那近七八个摊子的摊主,就将自己想要脱手的货物摆放在了手边。

    当这个不大的空间内,逐渐的聚拢了人群,空气中弥漫的味道都带了几分的酸臭的时候,场内的那些鬼鬼祟祟的人们,却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前后脚的……将自己手边藏得最严实的包裹给打了开来。

    借助着周围昏暗的光线,一样样在市面上十分紧俏的货物,就坦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有当下最流行的布拉吉的裤装和裙子,有带着丝绸荷叶边的衬衫,还有从南城开始兴起的墨镜,以及料子足足的牛皮腰带。

    都是现在最紧俏的衣衫配饰。

    而电子表,收音机以及结婚时必须要买到的刚需机械表,在这为数不多的摊位上也能够见的到。

    最难得的是,顾峥竟然在市集的最尽头见到了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

    这个要用外汇卷才能在大商场中购买到的稀罕物,就凭港口里边的这些人,就能给吃下了

    一旁的老秦仿佛知道顾峥此时的眼神中的困惑从何而来的一般,也不敢大笑,反倒是压低了声音给顾峥简单的提了一句醒。

    “你瞧见那边的人没”

    顾峥顺着人手中的方向一瞧,就看到了一抹灰蓝色的身影。

    这是港口内的一个小领导,原来如此。

    这就难怪有人敢把如此贵重的东西放在这么不起眼的市集中摆着卖了。

    心下大定的顾峥,不再多言。

    他警惕的左右瞧瞧,就直奔着他一入市集就盯上的摊位而去。

    要说那个摊子上的卖主还算是他的熟人呢。

    就是今儿个他去抗的第二个活计,那个失手将箱子打碎的船员。

    他面前那个鼓鼓囊囊的包裹中露出了黑色电子表的真容。

    虽然他面前只是摆出了一个样品,但是顾峥知道,今儿个他刚到手的三十多块大洋,怕是马上就要交代在这个人的手中了。

    不过东西他都已经看上了,端看这个市场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价格了。

    想到这里的顾峥,就扯了扯身旁秦八一的袖口,朝着这个居于中段的摊子一努嘴,就朝着这里挤了过来。

    ……

    ps:推荐好友一本书,胖达福写的,《纵横人生三千年》他的《香江王朝》我推荐过得,他完本了以后被屏蔽的,所以绝对不是我的锅。「行巳さ娜コ虺蚬俸偎潮闳ケǜ龅缴蹲拥,表示我推荐了。

    ←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