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官场先锋 > 第590章9 秘密窃听

第590章9 秘密窃听

    “。 辈位嵴呔醚壑樽佣嫉沙隼,个个头大无比:这样没完没了调研,挖空心思写报告,什么时候是个头!

    方晟续道:“我不满意在哪里呢?只要说一句话大家都明白症结所在了,那就是角度不对!组织部门的同志写调研报告,不用长篇大论谈经济发展,谈民生工程,谈创业建策,而要紧盯领导干部,重点在组织框架、人员任用、党员干部管理等问题上做文章!”

    利用方晟停下来喝茶的间歇,李根莫插话道:“方部长的话让我茅塞顿开,也给今后下基层调研确立了方向,的确,组织部调研的着眼点不是抓生产促经济,更不是帮基层领导做总结,关键在于发现问题,发现矛盾,就象方部长亲自率队去榆洛一样,精准捕捉到领导班子内耗成因,并顺藤摸瓜发现个别领导贪腐的证据,是大家的榜样!”

    榆洛县卸任领导班子离任审计结论虽然尚未出炉,但来自省城的第三方审计事务所已发现雷有健、傅町等人存在利用职权,伙同不法商人利用安置房、财政补贴等名目捞取好处的线索,提交市纪委介入调查。整个梧湘已传得沸沸扬扬,知道雷有健等人双规是早晚的事。

    方晟点头同意:“李部长总结得对。组织部门调研,眼光就得瞄准领导干部,提交的报告必须明确整个团队的判断,即领导班子是否称职,是否团结,是否存在问题!如果不称职,建议怎么调整;如果有问题,下一步该怎么做。也就是说,拿到各位提交的报告,我看了之后脑海里要形成对这个县区领导班子的大致影响,这不是小事啊各位!作为新任组织部长,上任伊始我来不及也不可能跑遍整个银山,摸清每个基层领导干部的情况,年度测评和总结嘛,想必大家都知道是表面文章,粉饰太平还来不及呢,所以,我需要能反映真实情况的调研报告!”

    说到这里参会者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方晟为何对调研看得如此之重。

    方晟说完后,从李根莫开始首先部领导们纷纷表态,接着中层干部轮流谈想法、讲措施,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本来方晟还打算利用部务会确定后期调研方案,突然手机响起,显示电话来自碧海市,随即改变主意宣布会议就开到这里,会后各部门向办公室提交调研方案,汇总后交由李根莫审阅。

    回到办公室反锁好门,方晟按刚才号码回拨过去,一接果然是爱妮娅!

    “小司都告诉了你吧?”她问。

    “你只说了一句话而已。”

    “就算公用电话,我都怀疑那帮人能监听得到。”

    方晟滞了滞,道:“你已发现苗头?”

    “前晚我跟秘书谈第二天行程,也是凑巧他中间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我听到细微的电流声,”她说,“省部级干部都接受过安全培训,电流声意味着手机里有窃听装置!可怕的是那部手机我24小时不离身,且安全部门预装有反窃听装置,那帮人什么时候干的?是收买了我身边的人,还是夜里潜入我家?昨天我试了下办公室座机,除保密电话外另一部通话时也有电流声。我赶紧找省厅十处的同志过来,果然找到两个窃听器。之后在家里客厅、卧室以及车里都找到窃听器,目前秘书、司机已被隔离审查,负责安全的特警也换掉了,但我还是不放心……那些窃听器到底什么时候安装的,那伙人窃听了多少秘密?想想都后怕!”

    “幸好这段时间我们极少通电话,没事的,”方晟安慰道,“只要人身安全得到保障,剩下工作交给安全部门处理吧……估计白翎很快会得知此事,反恐中心必定要跟踪处理。”

    “唉……”

    方晟听懂爱妮娅叹息的含义。此时爱妮娅最担心的就是白翎查到phoebe是方晟的亲生子。有鱼小婷前车之鉴,白翎得知真相后想必不屈不挠,到时又是无休止的内斗。

    隔了会儿,爱妮娅幽幽道:“打这个电话是提醒你也得注意安全,以及防止有人窃听,眼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明白吗?”

    “好的,我知道了。”

    结束沉重的对话,方晟又在办公室兜了无数个圈子,转得头都有点昏。叶韵重伤未愈,白翎主持反恐中心工作,鱼小婷隐身海外,身边一个能打且交底的人都没有,方晟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快到中午吴宓林意外到访,吞吞吐吐绕了半天才说出来意:陈景荣规划在红河中心地带修建管委会大楼,报到纪晓丹那边没通过,两人吵了一架后陈景荣把把任务交给吴宓林,指示不惜代价疏通关系,并说只要过了市里的关卡,省里那边没问题。

    方晟沉住气问:“规划中的管委会大楼多少层?建筑面积多少?”

    “大概……二十多层……”

    “管委会现有二十多人,住目前的五层办公楼都空空荡荡,建那么高的楼一人一层。俊

    吴宓林唉声叹气道:“陈主任提出这个设想时我们几个都竭力反对,可是不行,陈主任说这是振兴红河形象的必然之举,还说有了梧桐树才能招来金凤凰。陈主任教育我们要有远见,别看眼下管委会只有二十来号人,将来机构越来越充实,人员编制越来越多,早晚会填满整幢大楼。”

    “盖楼的钱从哪儿来?二十多层的大楼包括装修、办公设备等等按市场价计算起码得三四个亿吧?”方晟问道。

    “管委会成立后一穷二白,也就方部长在的两年积攒了点家底子,”吴宓林叹道,“陈主任的想法是找开发区企业借一部分、市财政给一部分、省里拨一部分……”

    “省里?”方晟啼笑皆非,“他以为还是计划经济?时代不同了!早在十多年前就有明文规定,地方基础项目建设包括办公楼在内全部自筹,国家和省两级只给政策不给钱!”

    “陈主任说他有办法……”

    “他连市正府这一关都过不了,凭什么向省里要钱?”

    “所以……”吴宓林咂咂嘴,为难地搓搓手道,“想麻烦……方部长协助疏通……”

    方晟想了想道:“我跟正府的关系怎样,你宓林还不知道?当初要不是以常委身份镇住场子,红河不知被欺负成什么模样了。我打招呼只会适得其反,宓林,你跟罗市长是同窗好友,私下说话比较方便。”

    “我已找过了,罗市长说私交是私交,公事归公事,不能混为一谈,盖大楼不是我吴宓林个人的事儿,唉……陈主任会想办法把报告交到许玉贤手里,说纪委姜书记肯定支持……”

    “噢——”

    看来陈景荣倒也不是闭着眼睛蛮干之徒,还晓得迂回战术,利用陈皎和燕慎的私交走上层路线。

    “如果这样的话,我会尽力而为。”方晟淡淡道。

    “多谢方部长,多谢,”得到方晟的承诺吴宓林大喜,连声道谢后犹豫片刻,低声道,“另外我个人……还有个请求……”

    “没事,请讲。”

    “我在红河管委会呆的时间太长了,坦率讲照目前形势看也无出头之日,前些日子罗市长主动关心,提醒我找方部长谈谈自己的想法。我这个人的情况方部长应该了解,不善溜须拍马,不喜欢看人眼色行事,优点是做事踏实,责任心强,只要我负责的工作肯定尽全力做好!一晃我已经将近五十了,早年的雄心壮志已消磨得荡然无存,只想以正处身份退休。当年若非有人搅局,这一步已经实现了,唉——”

    方晟暗想难道被许玉贤否决的名单里除了那三个还有吴宓林?若是如此真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

    “宓林意向去哪个单位或部门?”

    组织部长问出这句话说明有门儿,吴宓林精神一振,认真斟酌片刻道:“我熟悉财政、审计和招商方面的事务,如果能到相关领域工作会更加得心应手,当然一切听从方部长安排,相信不会让我吃亏。”

    方晟微微一笑:“在岗位调整前还得尽心尽力配合陈景荣抓好本职工作。”

    “我明白,谢谢方部长!”

    下午方晟盘算了很久,主动打电话给罗世宽。罗世宽十分惊讶,谨慎地打着哈哈。

    方晟单刀直入:“上午宓林找我聊了聊个人问题,以他的资历和能力几年前就该提正处了。”

    “宓林命不好。丶诘愠霾碜,作为他的老同学我也无计可施,只能请方部长多多帮忙。”提到吴宓林,罗世宽难得地客气起来。

    “罗市长,最近我打算内部调整一下组织部人事,到时向常委会提交名单时把宓林稍上,行不行?”

    罗世宽长长“哦”了一声:“组织部内部调整?”

    “新官上任三把火嘛,总得有个新气象对不对?”方晟直言不讳道。

    “组织部人事调整,孤零零挂个吴宓林恐怕容易引起非议,”罗世宽慢吞吞道,“不如多加几位上去,常委前跟许书记、王书记碰个头会商一下,如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